陆葳蕤午前才回到吴郡府中,午饭后便报知父亲陆纳说要去城西画桃花,往年陆葳蕤要数百里去寻花访木,现在年已及笄,陆纳不许她远行,但本郡近郊哪还有不让她游玩的,便命府中管事多带婢仆跟随侍候,日落前必要回府。

来到狮子山桃林外,陆葳蕤下了牛车,命管事和其他婢仆在林外等候,她自带着短锄和簪花步入桃林,短锄还捧着一个布囊,布囊里是笔墨纸砚和画色。

去年初冬,陆葳蕤为了向陈操之报知菊花玉版已然救活,曾到过这里一次,但未走入桃林,那时桃叶落尽、草叶枯黄,看过去只是一带寒林疏水,陆葳蕤不喜那萧瑟单调的景色,她喜欢五颜六色、花团锦簇,而现在,眼前这片桃林就让她欣喜——

春光明媚,桃花烂漫,走在桃树下,陆葳蕤深深呼吸,对二婢说道:“这里的风都是粉红色的,走一程人都要醉了。”

小婢短锄眼尖,说道:“小娘子,陈郎君在那边看着咱们哪。”

陆葳蕤正伸展着双臂,做出鸟儿御风飞翔、悠然陶醉的姿态,闻言赶紧放下手,腮染桃花、美眸含羞,看着立在茅檐下的陈操之朝她微笑,便遥遥招手致意。

陈操之含笑迎上去,略施一礼:“葳蕤小娘子来赏桃花吗,今日正是好时候。”

陆葳蕤还礼,应了一声。

小婢短锄打量着四周,说道:“陈郎君住在这里啊,真是好地方,我家小娘子可喜欢这里了。”

陆葳蕤道:“陈郎君,我是来此作画的,你——开始画桃花没有呢?”

陈操之道:“正画呢,颇多不顺,想着向葳蕤小娘子请教,且喜你就来了。”

陆葳蕤脸露喜色:“看看画了多少了。”便与陈操之进入草堂,快步走到画案上一看,《碧溪桃花图》线条勾勒已经完成,说道:“啊,狮子山,怎么移到这边来了?”

陈操之笑道:“为了构图好看嘛,遂遣夸娥氏之子负山搬移至此。”

陆葳蕤抿着嘴笑,又道:“你有什么不顺呢,我看画得很好。”

陈操之试着说了几处作画时的遇到的疑难,陆葳蕤竟能解答,她毕竟跟随张墨学画好几年了,而且后母张文纨也经常作画,府中藏画又多,自然比陈操之懂得多。

陈操之甚喜,便欲提笔修改,却听陆葳蕤道:“陈郎君,我想再看看桃林,选一景作画,你可否帮我参谋一下?”

陈操之又放下笔,说道:“好,我陪葳蕤小娘子在溪畔走走,看哪一处适宜入画?”

陈操之在前、陆葳蕤在后,两个人离着五尺远,在溪边小道慢慢地走,小婢短锄把那个装笔墨画色的布囊搁在草房子里,与簪花缀在陆葳蕤身后,冉盛又跟在二婢后面,来德则站在茅檐下朝这边张望。

陈操之上次去华亭陆氏墅舍,因为陆夫人张文纨在,他没能和陆葳蕤说上什么话,这次见了,没什么拘束,便说了陈家堡过年的一些事,陆葳蕤最爱听润儿的趣事,一边听一边笑个不停。

两个人一边说着,不知不觉走出了桃林,再过去便是祝氏兄弟租住的农舍了,陈操之驻足道:“在这边看看,你那幅画该如何布局?”

陆葳蕤道:“全景图已被你画了,我便不画了,我只画一幅小景桃花,却一时不知如何入手。”

陈操之道:“我有一构思,就不知合不合你的意?”

陆葳蕤喜道:“肯定合意,我师张安道,还有张姨,都夸你的画构思独特,陈郎君快告诉我吧。”

这时陈操之看到那边农舍柴扉敞开,祝氏兄弟从里面出来,径直向这边走来,陈操之不想这时候与祝氏兄弟见面,便道:“葳蕤小娘子,我们先回桃林小筑,我把适宜入画处指给你看。”

陆葳蕤应了一声:“好。”便转身跟着陈操之往回走。

祝英台、祝英亭兄弟踏着高齿木屐,潇洒而来,后面跟着两个健仆。

祝英亭看着陈操之与一个粉裙女郎返身回桃林,皱眉道:“这个陈操之携妓游春?”

祝英台眯缝着细长秀气的眼睛,抿着薄薄的嘴唇,加快脚步,说道:“过去看看。”

陈操之听到祝氏兄弟赶上来,避让不过,便回身拱手道:“两位祝兄急急的要赶去哪里?”

祝氏兄弟都不说话,眼睛都看着陆葳蕤,这样华贵却不张扬的衣裙首饰、这样纯美的容色和优雅气度,哪里可能是女妓啊!

陆葳蕤见有别的男子来到,而且目光炯炯,颇为无礼,便轻声道:“陈郎君,那我先回了。”

陈操之道:“稍等,我把入画取景告诉你再回不迟。”不想搭理祝氏兄弟,拱拱手便走。

祝氏兄弟却又跟上来,祝英台道:“子重兄还会作画吗?可肯让我赏鉴赏鉴?”没等陈操之回答,祝英台又问陆葳蕤道:“这位小娘子贵姓?”

陆葳蕤很是厌烦这个修长身材、敷粉薰香的祝氏公子,不过她脾气好,连对下人仆婢也从不训斥,当下淡淡道:“姓陆,来此画桃花。”

祝英台细长凤目先是瞪大随即眯起,问:“莫非便是花痴陆葳蕤?”

陆葳蕤应了一声:“是了。”快步朝桃林小筑而去。

陈操之道:“两位祝兄,请便吧。”

祝英台道:“我要看你作画,怎么,不行吗?”眼睛盯着陈操之看,好象陈操之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陈操之道:“那就请吧。”

回到桃林小筑,陈操之指着草堂正厅画案上的那幅尚未画成的《碧溪桃花图》道:“两位祝兄,画稿在那边,请先看着,我与陆氏娘子谈一会作画取景。”也不避祝氏兄弟,走到草堂窗前,对陆葳蕤道:“葳蕤小娘子请近前看这窗外——”

陆葳蕤略带疑惑走近,只见窗外数枝横斜,却是一株桃树枝干伸到窗前,上面几串粉红的桃花,在午后斜阳映下,分外娇艳。

陈操之道:“何妨画一个小窗,小窗外桃花三两枝——”

陆葳蕤眸子一亮,喜道:“如此取景,可谓新奇。”

陈操之道:“此法取巧,用一两次也就罢了。”

陆葳蕤笑道:“那我抢先画了,你不许用。”

陈操之道:“学业重,无暇作画,我自画那一幅就够了。”

陆葳蕤美眸一转,斜了祝氏兄弟一眼,心里有点暗恼,不能在这里多呆了,便告辞道:“陈郎君,那我先回了,待我画成后再让你看。”

陈操之送她出去,却道:“请稍等,我年前在陈家坞画了一幅《山居雪景图》,你带去看看,第一次画全景,乖谬颇多,聊博一笑。”

陆葳蕤喜道:“太好了,很想看看陈郎君经常攀登的九曜山是什么样子呢。”接画轴在手,很想立即展开看看,却见祝氏兄弟还是那么目光炯炯,便将画轴交与侍婢簪花,向陈操之微微一笑,出桃林而去。

祝英台发话了:“子重兄音律是极妙、玄理也清通、双手书法亦有可观之处,围棋——等与我对弈后再评论,只是这画作实在不敢恭维。”

陈操之知道这个祝英台言谈苛刻不留情面,淡淡道:“学画也才半年,岂敢听人恭维!”

“啊,半年!”祝氏兄弟都吃了一惊,学画半年的哪敢画全景,都只画些单个的物事,这陈操之还真是个怪才。

祝英台道:“才学半年就收起女弟子来了,佩服佩服。”

陈操之微笑道:“我是画得不好,却也没有向两位自夸炫耀啊,何必这样讥讽我?”

祝英台道:“是真心佩服,做陆花痴的老师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啊,我记得张墨张安道教过陆花痴习画。”

这个祝英台今天有点烦人,陈操之也懒得辩解,说道:“好了,佩服也佩服过了,我要继续作画。”

祝英台道:“请便,我兄弟二人就在边上看你作画,不会打扰你。”

陈操之道:“不知道这是犯忌的事吗?”

祝英台不答,却命一个健仆:“取我方才画好的那幅画来,速去速回。”

那健仆知道主人的脾气,出门撒腿狂奔而去,不到半刻钟,扯风箱一般的喘气声传到草堂前,祝英亭出去接了一卷画轴进来。

祝英台道:“让陈郎君看看,我是不是那种需要偷师学画的人?”

祝英亭便展开画卷,摊开在画案上,让陈操之欣赏。

这是一幅《松下对弈图》,奇石为枰、松果为子,两个羽衣道冠的少年据石对弈,左边少年的容貌宛然便是陈操之,右边那个便是祝英台,奇松虬曲,山石磊磊,对弈者亦沉静如石,整幅画有一种高古清奇之气。

陈操之赞道:“英台兄手笔吗,果然妙绝,格调高雅,我远远不如。”

祝英台殊无矜傲之色,说道:“只是想看看你作画而已,却要我的仆人跑得气喘如牛。”

陈操之一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的画虽陋,但未尝没有英台兄难及之处。”

祝英亭眉毛一挑,正想出言讥讽——

祝英台摆摆手,说道:“那就拭目以待了。”

————————————

感谢书友们的票票,四个小时涨了四十多张,小道很高兴,谢谢书友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上品寒士请大家收藏:()上品寒士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上品寒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上品寒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