纶巾襦衫的谢道韫缓步而出,先向叔父谢万施了一礼,再向王羲之行礼,最后来到陈操之身前,细长的眼眸在陈操之脸上一转,微微而笑,作揖道:“子重,吴郡一别,忽忽三载,听闻子重声名雀起,忝为同学,英台亦有荣焉。”

陈操之自然也是道了一番契阔,对英台兄天阙山雅集一举成名表示欣慰和敬佩,谢万在一边瞧不出二人半点破绽。

王羲之见这个祝英台身形纤细柔弱,与峻拔秀挺的陈操之相比的确单薄得多,看来谢万说此子体弱多病并非虚言,便好心道:“英台贤侄,老夫早年也是体弱多病,后得幽究山隐士许迈的养生方,常年服用,颇见功效,不过服此方必须与寒石散同服,贤侄可愿一试?”

陈操之眉头微皱,却见谢道韫向王羲之躬身道:“多谢逸少公,请逸少公赐方。”

王羲之命取笔墨来,书写隐士许迈的养生方赠与谢道韫,又提起会稽王招揽贤才之事,谢道韫看了叔父谢万一眼,谢万瞪着她,谢道韫便对王羲之道:“晚辈暂无仕进之念。”

王羲之笑道:“婚姻第一。”见谢万脸有不豫之色,想必陈郡谢氏是不愿与祝氏联姻的,就不再说此事,只与谢道韫、陈操之论诗谈玄,不觉日暮,便与陈操之一道告辞。

谢万送王羲之、陈操之出府,回到厅堂想训斥谢道韫几句,这都是她前日在天阙山惹来的麻烦,她一个女子现在竟有同学往来了,这成何体统!

谢道韫不在堂上,侍僮说道韫娘子已回内院,谢万只好作罢,心想以后再有人来访祝英台,就说已打发回上虞了,然后严诫谢道韫不许男装外出,不出半载,祝英台之名就会被人忘却。

……

陈操之与王羲之别后,心殊怏怏,也不乘牛车,与冉盛跟在车边步行,过朱雀桥时听到后边有人唤道:“子重留步。”回头看,襦衫翩翩的谢道韫在夕阳下快步走来。

谢道韫命两个家仆在桥头等着,她与陈操之悠悠走过朱雀桥,又对冉盛道:“小盛莫跟着,我与你家小郎君单独说几句话。”

冉盛便立在朱雀桥西,看着小郎君与祝郎君在河畔缓缓而行。

“子重,你似有话对我说。”

“嗯,是,那寒石散切莫服用。”

谢道韫微微一笑,说道:“在吴郡时子重便对我说过寒石散的诸多危害,我岂会不记得,只是我不领逸少公的好意,这体弱多病如何得好!”

谢道韫现在说话并未装男子的嗓音,是她本来的宛转低沉的女声。

陈操之侧目看着谢道韫,谢道韫在男子当中也算得上中等身量,当然,与他相比还是矮了近四寸,不过因为身形纤瘦,显得高,颊边之粉未敷匀,露出娇嫩本色。

“英台兄真要出山为官了吗?”

“正是,子重以为妥否?”

陈操之指了指谢道韫左颊,含笑道:“小有不妥。”

谢道韫伸手在颊轻轻一抚,明白陈操之指的是什么,不禁红了脸,说道:“何必究此小节,今日是太匆忙的缘故。”

陈操之道:“我对女子为官倒不认为有什么离经叛道,英台兄之才更胜男子,没什么不能胜任的,只是为英台兄计,总是觉得不妥,因为英台兄毕竟还是女子啊。”

谢道韫望着斜阳下金波粼粼的秦淮河,道:“身为女子太拘束,生年不满百,何不尝试之?”

陈操之默然半晌,问:“令叔父安石公、万石公会答应吗?”

谢道韫道:“我昨日写了一长信,内有‘中兴三策’,派人赴姑孰呈递桓大司马,若无意外,桓大司马应该会遣人来建康辟我为掾吏,到时只要我一意坚持,我叔父是不会违逆桓大司马之意的,毕竟陈郡谢氏还要曲意交好桓大司马。”

陈操之摇头微笑,这个谢道韫真是敢想敢做,她拟的“中兴三策”定是关乎治理江东和北伐中原的谋略,桓温重实用之才,而且祝英台之名已经传扬开来,姑孰的桓温对京中之事可谓了如指掌,定会征召祝英台入西府,前年谢安出山,为了与桓温修好,屈尊入西府为八品行军司马,所以说桓温要辟祝英台为属吏,陈郡谢氏还真不好推托,谢道韫可谓是算无遗策啊——

陈操之道:“若被人发现你是女子那岂不是糟糕!”

谢道韫嫣然一笑:“我去西府,除公务外,不与他人交往,别人如何会知道我是女子?就算有些疑心,也无从验证——”

话一出口,觉得此言不妥,脸一红,转身背对着陈操之,继续道:“知道我真实身份的只有阿遏和你,在西府,你与阿遏可以帮助我掩饰,这应该不是难事。”

陈操之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支持你。”

谢道韫回过头来,凝视陈操之的眼睛,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支持我,这世上若还有一个人知我,那就是你。”

陈操之轻声诵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谢道韫也跟着念诵一遍,眸光盈盈,忽然一笑,说道:“子重,听说你以《弈理十三遍》换得秦淮河畔四十亩地,可有此事?”

陈操之道:“棋谱乃无价之宝,我换亏了。”

谢道韫大笑,双颊梨涡深陷,说道:“那我白得你的棋谱,你岂不是更亏。”

陈操之瞧着谢道韫的笑靥,微笑道:“得一知己,又何亏焉。”

谢道韫止笑,问:“子重佛像画得如何了?”

陈操之道:“十画其二。”

谢道韫道:“待画成后我再来欣赏。”停顿了一下,问道:“陆小娘子还常去瓦官寺看你作画吗?”

陈操之点头道:“是。”

谢道韫微笑道:“看来子重好事将成了。”

陈操之道:“难。”

“子重还真是言简意赅啊。”

谢道韫朝对岸一望,说道:“我先回去了,等下四叔父寻不到我,必怒。”

陈操之陪谢道韫走回朱雀桥边,谢道韫道:“子重请回吧,我在桥上站一会,目送你。”说这话时,不由得想起那年在吴郡的明月夜,两个人从小镜湖畔漫步到真庆道院,又从真庆道院走回小镜湖畔——

这一刻,谢道韫感觉昨日重现,看着陈操之的牛车远去,心里异常的欢喜。

……

此后半月,陈操之一心绘制瓦官寺的佛像壁画,陆葳蕤与张彤云每日必到,助陈操之和顾恺之作画,二女皆有不凡画技,所绘璎珞、宝幢、祥云、坐辇,绝不会有良莠不齐之虞。

竺法汰放心,来大雄宝殿看过几次,发现这两对璧人配合作画,真是珠联璧合,壁画进展大为加快,而且画得极好,竺法汰大为宽慰。

陆夫人张文纨起先几次还陪着陆葳蕤,自三月中旬便让陆葳蕤独自前来,陆葳蕤正中下怀,每逢双日午后就带上三、五仆从,去张府约了张彤云便来瓦官寺,作画一个多时辰,便歇下,双双到后殿叙话,张彤云起先都要和陆葳蕤走在一起,渐渐的就各顾各了——

陆葳蕤觉得长这么大,在瓦官寺作画这一个月时间是最快活的时光,欣然而来,甜蜜而返,夜里做梦都是和陈郎君在一起——

三月二十四日,陈操之的八部天龙壁画素描勾勒已全部完成,顾恺之的维摩诘菩萨像再有一日时间也可以完成,现在就要开始着色渲染了,佛像讲究色彩夸张、浓烈,为的是起到惊世骇俗的效果,陈操之觉得常用的朱红、藤黄、花青三色虽然相互调和之后色彩表现也颇丰富,但还是有些单调,他知道后世国画用色更为多样,有石青、石绿、赭石、铅粉、白垩、胭脂等,这几日他与顾恺之在府上已经尝试过多次,顾恺之对色彩效果大为赞叹。

这日午后陈操之开始为帝释天装饰色彩,一边等着陆葳蕤到来,现在素描勾勒已完成,着色渲染之事陆葳蕤和张彤云只能作壁上观,并不是说她二人画技不及陈、顾,而是着色渲染必须整体着眼,局部分人作画会影响壁画的表现效果。

陈操之正调色作画时,见短锄急急而来,花容失色,气喘吁吁,说葳蕤和彤云两位小娘子在寺前遇到浪荡子的纠缠,把她阿兄板栗都打伤了,请陈郎君、顾郎君赶紧去相救——

陈操之一听,搁下手中画笔,从板梯上跃下,打开大殿正门,大步奔出,扫视殿前广场,未看到冉盛,便让来震赶紧去找冉盛,他和顾恺之先出了寺门,因为是在佛寺作画,顾恺之只带了两个仆从,俱有武艺,闻声都跟了出来。

冉盛飞奔赶到,急问:“小郎君,出了什么事?”

陈操之朝山门外一望,见三、四辆牛车停在那里,前面四、五个人拦路,便道:“小盛,去把那几个拦路的赶开,让陆小娘子、张小娘子过来。”

冉盛答应一声,大步冲下,疾逾奔马,顾氏的两个仆从也急急奔去。

——————————————————

第二更到,虎年求票票,明天继续二更,小道要努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上品寒士请大家收藏:()上品寒士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上品寒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上品寒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