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八一大早,宗之、润儿在雨燕和阿秀的服侍下穿好衣裳,十二岁的宗之和十岁的润儿都是童子妆扮,前发齐眉、垂髫披肩,宗之穿着精致的白绢襦衫,腰佩玉璋,面如皎月,唇红齿白;润儿身量纤细,穿着乘云绣纹绮长裙,眉目如画,脸蛋如羊脂美玉雕琢而成,双颊还有些婴儿肥,粉嘟嘟的可爱至极,两只大眼睛水灵灵的,长而密的睫毛眨一眨、又眨一眨——

青枝上来道:“宗之、润儿,下楼用早餐了,今天要去灵隐寺进香,要早些出发。”

润儿脆声道:“我和阿兄记得牢牢的,祖母以前叮嘱过丑叔,每年四月初八佛诞要去灵隐寺进香礼佛,丑叔今在钱唐,不能回来,娘亲就要代丑叔去灵隐寺进香还愿,为丑叔的长命灯添加香油。”

宗之、润儿下到底楼,母亲丁幼微已经在等候他二人,丁幼微梳环髻发式,身穿长寿绣长裙,肤色光洁细腻,宛若上品越瓷,莹润且有光泽,细腰秀颈,身形婀娜,望之如二十许丽人。

母子三人用罢早餐,便由来福、来德父子各驾一辆牛车,青枝、阿秀、雨婵跟随,另有荆奴领着六名带刀家兵保护,前往武林山中灵隐寺进香。

年初陈操之去建康之前,荆奴就向陈操之建议要组建陈氏家兵部曲,偌大的家族、万余亩田产,没有一支强有力的私兵保护是不行的,其时山泽中颇多盗匪,常常劫掠行路客商甚至打家劫舍,士族大户有家兵保护,那些小股盗匪不敢觊觎,钱唐陈氏这两年田产骤增,对那些铤而走险这徒不能不防备——

陈操之也早有组建部曲私兵之意,当即与四伯父陈咸、六伯父陈满商议,陈满眼界窄,觉得组建私兵花费巨大,还有些犹豫不决,陈咸便举例上虞县某庶族大姓被盗贼夜袭、钱帛洗劫一空、族中妇女亦被凌辱之事,陈满一听这话,吓到了,钱唐陈氏组建家兵之事便定了下来,荆奴自陈乃兵户出身,训练家兵之事便由荆奴负责——

陈操之与冉盛离开钱唐之后,荆奴便开始组建陈氏家兵,从陈氏一百余佃户中挑选了四十名健壮敏捷的年轻子弟,作为陈氏首批家兵,由陈氏锻冶铺打造了四十柄短刀和四十支长矛,每日在九曜山和玉皇山之间操练,荆奴练兵很是严厉,独臂狰狞,虽年近六旬,但精力不输壮年人,那三十名佃户子弟对荆奴极其敬畏,都是干农活出身,也肯吃苦,两个月下来,舞刀执矛,已很有样子,现在陈氏族人外出,都有部曲私兵跟随保护,俨然世家大族派头。

荆奴觉得农家子练兵总是欠缺血性,精兵难得,上月他曾向少主母丁幼微建议想去京口、淮南一带招募六十名流民作为陈氏私兵,如此,陈氏在钱唐将拥有一支首屈一指的私兵——

丁幼微与族长陈咸商议,觉得此事宜缓,以钱唐陈氏现在的族产,尚无力供养一支百人部曲,再过两年,钱唐陈氏的家族产业发展壮大后,再扩建私兵不迟——

初夏的明圣湖,湖光山色,美不胜收,红日初升,万道霞光铺陈在千顷大湖上,金波潋滟,远处的陈氏渔船撒网捕鱼,近岸的荷叶亭亭如盖,已有粉红的花苞欲遮还露——

丁幼微母子三人没有乘车,步行赏看风景,润儿喜滋滋道:“真好,这么大的湖都是咱们陈氏的了。”

左民尚书部、祠部以及扬州、吴郡管理户籍、农垦的官吏本月初来到钱唐,明令将明圣湖赐予钱唐陈氏,另有二十荫户列入陈氏家籍,现在的钱唐陈氏已拥有四十荫户,已经超过次等士族的荫户数,只比钱唐第一大族全氏少十户,其余六姓士族皆不及陈氏——

湖风吹来,丁幼微鬓发微乱,伸手将缭乱的发丝掠到耳后,右望大湖一碧千顷,微笑着想:“小郎是正月十六去建康的,到建康还不足两个月吧,就已为家族办成这两件大事,左民尚书部的官员对四伯父陈咸说小郎深得会稽王赏识,除了赏赐明圣湖和二十荫户之外,小郎还将升为二品官人,现在虽然还未收到小郎的家书,也可知小郎在建康很顺利。”

润儿忽然幽幽叹了口气,说道:“今日已是四月初八,再有三日就是润儿和娘亲的大生日,丑叔却还没有给我们寄礼物来,丑叔会不会把润儿和娘亲的生日给忘了?”

宗之不疾不徐地道:“还有三日呢,丑叔会遣人把礼物送到的。”

丁幼微心知建康距此千里之遥,颇多变故,但她很清楚小郎的性情,小郎心细如发、办事周到,是不会忘记她和润儿生日的,便道:“急什么,也许等我们从灵隐寺进香归来,你丑叔的信使就已经在坞堡里等着了。”

润儿睁大眼睛问:“娘亲,当真?”

丁幼微笑道:“或许——”

润儿却道:“肯定是,丑叔从不会骗我们。”

这样,在去灵隐寺的山道上、在礼佛进香时,润儿就一心想着等下回到陈家坞就会看到丑叔送来的礼物——

丁幼微隐隐有些担心,若回到陈家坞未看到建康来人,润儿会很失望、很难过的,孩子其实不是在乎礼物,而是想知道丑叔的消息、想知道丑叔是挂念着她的,两个孩子对丑叔都极依恋,只是世事乖违,常有不如意事,让润儿失望一次也好——

虽然这样想,但看着润儿纯净期待的眼神,丁幼微总是有些不忍。

在灵隐寺用罢斋饭,略事休息,丁幼微一行便踏上归途,润儿简直是归心似箭,嘴上不说什么,但那剪水双瞳的眸子满是企盼。

红日西斜,牛车转过坞堡西边的柳林,就见坞堡外来圭正朝这边张望,一见牛车驶出柳林,便大步赶来,大声道:“少主母,少主母,阿柱回来了,带来了小郎君的信和礼物!”

阿柱就是跟随陈尚、陈操之进京的一名陈氏家仆,听到阿柱回来了,丁幼微一颗心“怦怦”跳起来,这时才明白原来她也和润儿、宗之一般满怀期待。

润儿已是快活得小脸通红,跳下牛车,和宗之一起向坞堡奔去,一面叫着:“阿柱——阿柱——”

仆人阿柱听到声音,赶紧出来,向宗之小郎君、润儿小娘子施礼,又过来向丁幼微见礼。

丁幼微含笑温言道:“阿柱,辛苦了。”

阿柱道:“禀少主母,小人二月二十五随致仕的全常侍回钱唐,原以为三月底之前一定能赶回钱唐,可是全常侍不耐路途颠簸,每日只行三、四十里,是以拖延至今日才回到钱唐,好在没有耽误小郎君的重托,总算在少主母和润儿小娘子生日前把信和礼物送回来了,对了,陆小娘子也有礼物送来。”

宗之、润儿便跟着阿柱去看丑叔和丑叔母送来的礼物,阿柱呈上四封信,丁幼微、宗之、润儿各有一封,还有一封是冉盛写给荆奴的。

荆奴听说小盛给他写了信来,激动得全无带领私兵操练时的冷酷和威严,独臂发颤,好不容易展开信笺,一尺见方的左伯纸上写了三行隶字,荆奴一个字也不不认得,却是颠来倒去看了好一会,还问阿柱这是不是冉盛亲笔所书,又请宗之小郎君念信给他听——

宗之接过信一看,微笑道:“荆叔,让润儿念给你听。”

润儿接信一看,便“格格”笑了起来,脆声念道:

“荆叔安否?我在建康甚安,别无他事,惟念荆叔伤臂雨天还作痛否?”

荆奴老眼含泪,喃喃道:“小主公终于长大了,长大了,我应该把那些事情告诉他,小主公应该承受得起了——”

……

丁幼微亲手为陈操之的佛前莲花长命灯添加香油之时,千里外的建康瓦官寺大雄宝殿上的佛教信众,正见证顾恺之为维摩诘菩萨像点睛开光的神奇。

陈操之与顾恺之为瓦官寺绘制壁画之事早已哄传建康内外,而且绘制壁画之时殿门紧闭不许外人参观,更增神秘和期待,所以这日佛诞,就有上千信众前来瓦官寺随喜,瞻仰壁画、斋僧礼佛。

陈操之所绘的大雄宝殿西壁八部天龙像,或庄严、或丑陋、或纯美、或可怖的八部众生相让善男信女们深感佛法的广大和悲悯,膜拜不已——

而东壁顾恺之所绘的维摩诘菩萨像宏丽精妙,但主像维摩诘菩萨双目空洞,让人诧叹,长老竺法汰向信众解释说顾檀越尚未给画像点睛,当即恭请顾恺之上殿——

顾恺之和陈操之联袂来到大雄宝殿,二人俱列江左四秀,容止之佳又引得众人一片赞叹声。

顾恺之提笔打量着东壁画像,转头对聚观的信众道:“今日我为维摩诘菩萨点睛开光,期待摹钱百万,为瓦官寺营建天王殿,请诸位善男信女布施,成就此功德,若点睛之后,诸位信众觉得壁画平平无奇,与点睛之前无甚差异,那就是我顾恺之画技不精,诸位尽可取消布施,由我顾氏独力承担建此天王殿!”

——————————————

第二更到,虽然晚,但也可见小道的努力,距离小道期待的650票已经很近了,希望明早起床看到就已经超过650票了,小道明天继续二更,求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上品寒士请大家收藏:()上品寒士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上品寒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上品寒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