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七日一早,陈操之、谢道韫、冉盛一行三十余人离开陈家坞,前往会稽郡城山阴,山阴县距钱唐一百五十里,两日可到,这条路陈操之三年前求高僧支愍度为母治病走过一趟,那时去的是上虞东山谢氏庄园。

谢道韫这日不骑马,改乘牛车,她原有些担心陈操之会问她何故弃马乘车,且喜陈操之什么也没问,然而谢道韫转念又想:“陈操之什么也不问,正表明他心里都清楚。”这样一想,谢道韫难免羞涩,又有些沮丧,无论她怎么装男子,但终归还是女儿身。

钱唐与山阴之间隔着余暨县,余暨县就属会稽郡,因余暨县城还在南边,较之正东的会稽城山阴县反而更远,所以陈操之一行并未去余暨县城,径直赶往郡城山阴。

十八日午后,陈操之一行进入山阴县地界,但见湖泊星罗棋布,山川自相映发,四时之景皆有可观处,谢道韫撩开车窗帷幕,观览沿途风景,她这次可以顺便回谢氏东山庄园小住两日了。

陈操之策马靠近谢道韫的马车,指着道路左侧那一大片清澈湖水问:“英台兄,这是鉴湖吗?”

谢道韫点头道:“后汉会稽太守马臻相形度势,兴建此三百里鉴湖,上蓄洪水,下拒咸潮,旱则泄水灌田,余暨、山阴万顷良田早涝保收,百姓多受实惠。”

陈操之道:“鉴湖有三百里吗?这一路行来,多有筑堤堰围湖垦田者。”

谢道韫应道:“是,鉴湖兴建至今已历两百年,初时湖岸方圆近四百里,永嘉南渡后,北人大量涌入会稽,便有豪强围湖造田,估计现在的鉴湖与后汉时相比三成小其一。”

陈操之皱眉摇头道:“围湖造田,最是蠢事,一旦雨涝或者干旱,受损远远大于围湖造田的所得,你看我们从建康一路行来,竟然滴雨未下,与往年相比,甚是反常。”

谢道韫眉头微蹙,问道:“子重是担心三吴会发生干旱吗?”

陈操之点头道:“是,极有可能发生大旱,大旱之后必发生饥馑,瘟疫亦随之而至矣。”

谢道韫早就说过陈操之是未卜先知之人,她相信陈操之的话,凝眸问:“子重又将如何应对?”

陈操之道:“这鉴湖一定要立即停止围堰造田,把那些堤堰全部挖掉,恢复鉴湖原貌,我要分别上书桓大司马、会稽王,把这次土断搜检出的隐户,全部用于今冬明春的水利修建,尽量减小灾害损失。”

谢道韫注视着陈操之,眼露赞赏之意,却问:“子重可知兴建此鉴湖的马臻马太守的下场?”

陈操之摇头道:“不知。”又笑道:“不得善终乎?”

谢道韫道:“马太守创湖之始,多淹冢宅,会稽豪强大不岔,遂构陷横诬,致马太守革职下狱——”

谢道韫还有一句话没说,马臻就是因为此案含冤而死的。

陈操之点头道:“这与山遐被虞喜免官是一个道理,豪右势力强横,得罪不起——英台兄放心,我不会蛮干的,因势利导,量力而行,知其可为乃为之,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先要保全自己,才能谋及其他。”

谢道韫道:“子重道不孤,有我助你。”

陈操之于马上一躬身,说道:“幸甚。”与谢道韫对望一眼,二人相视一笑,庄子所说的莫逆于心就是这一刻的感受吧。

又行了一程,陈操之想起一事,骑在马上高低悬殊,不便说话,便下马步行,靠近车窗低声问谢道韫:“英台兄,此去若见到上虞祝氏的人该如何说?”

谢道韫道:“无妨,我三叔父八月间曾派人去过上虞,祝氏的人不会给我造成麻烦的。”

陈操之点点头,又问:“会稽内史戴述既是戴安道先生的兄长,可识得你?”

谢道韫横了陈操之一眼,轻声道:“除了祝英台,谁会抛头露面!即便是戴安道先生,也不见得认得出我。”

陈操之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到会稽复核土断,看似困扰重重,其实主要是对付会稽四大姓的攻坚战,若说服了这四姓,其余士庶自然可一鼓而下。”

谢道韫道:“是也,但事涉家族利益,单凭口舌恐难说服,必须佐以法禁。”

陈操之道:“那是自然,英台兄以为我们应该先去拜访哪一位?安石公所说的谢沈、虞预和虞啸父?”

谢道韫道:“谢沈谢行思居山阴,会稽谢氏亦是大族,可先拜访谢行思。”

陈操之道:“支公荐我去见魏思恩,魏氏亦居山阴,不如我二人分别去拜访谢行思和魏思恩如何?”

谢道韫对独自去拜访陌生人还是有点畏缩的,转念想:“我既出仕为官,自然要有独当一面的时候,难道事事皆由子重出面,我只幕后筹划吗?”便道:“好,明日便分头去拜见。”

傍晚时分,陈操之一行来到山阴县城,冉盛快马先去郡署报信,会稽内史戴述率郡署官吏出迎,而作为直接负责本郡土断的郡丞陆俶却没有前来迎接复核土断的使者。

戴述虽是第一次与陈操之相见,但早闻陈操之的名声,戴述之弟戴逵对陈操之的音律和独特画技极为欣赏,所以戴述对陈操之还是颇感亲切的,请两位土断使入郡署赴宴,宴席上,亦不见陆俶的身影,陈操之不动声色,从容用罢晚餐,洗浴更衣毕,方命郡署差役去请陆郡丞前来议事,不一会,差役回报,陆郡丞说夜里不是谈公务之时,请土断使明日郡衙公堂再见。

戴述就陪在一边,脸现尴尬之色,戴述虽然无意阻挠土断,但心里也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且看陈操之如何过陆俶这一关,陈操之江左才俊,与谢玄齐名,深得桓大司马赏识,此次来会稽复核土断,如果不能有效制约陆俶,那么复核土断根本就无法进行下去,虞魏孔贺四大家族都在盯着陈操之的一举一动呢——

陈操之毫无愠色,问戴述:“戴内史,那陆郡丞手下有几名属吏?”

戴述召主记事史来一问,答曰陆郡丞手下职吏八人、散吏七人,这些都是按郡国官制应有的。

陈操之便让差役去把这十五人全部召来,陆俶仗着家族势力强大、背后更有虞氏、魏氏、贺氏的明确支持,陆俶可以不来见陈操之,但他手下的这些职吏、散吏可不敢不来,郡中已接到尚书台和司徒府的诏令,土断使对检籍违禁者有拘捕并解赴廷尉受审的权力——

会稽郡丞陆俶手下的十五名职吏、散吏齐集庑厅,陈操之对戴述道:“戴内史,复核土断乃是第一等要务,这十五名职吏、散吏自今日起就听命于我和祝副使,待土断复核结束后再各归本职。”

戴述一愣,随即明白陈操之的用意,心里暗赞一声,这是釜底抽薪之策啊,说道:“土断是由陆郡丞负责的,其属吏这一个多月来都在处理郡县土断事务,现陈左监来本郡复核土断,这些属吏自该听命于陈左监。”

陈操之朝戴述一躬身,然后目视座下诸吏,说道:“诸位,庚戌土断,大阅户人,必须严其法禁,会稽郡乃是江东大郡,但截至八月底,上报土断司的隐户仅两千一百八十五户,我想山阴一县都不止这些隐户吧,今我与祝副使来此复核土断,若不能搜检出两千以上隐户,我将依劝退令辞职,而诸位,若在复核土断中互相推诿、有令不行、扫事拖拉、藐视土断使,我将依律行使职权。”

在座的十五名职吏、散吏自然明白陈操之所说的依律行使职权是怎么一回事,土断使有将土断中阻挠、违禁者立行拘捕解赴廷尉受审的权力,而且现在正是推行并官省职的非常时期,土断中无所事事的官吏将是并官省职的主要对象。

便有几名职吏表示要恪尽职守,听从两位土断使之命,绝不敢懈怠。

一个姓张的职吏说道:“陈左监,会稽豪族一向强横,陈左监若责成我等一定要搜检出若干若干隐户方算是尽职,那我等只怕都要免官了,因为凭我等小吏,难道还能进那些大庄园搜检,即便搜检也搜检不过来,那些庄园都是占地千顷,山山水水哪里藏不得人?望陈左监明鉴。”

这个姓张的职吏是陆俶的亲信,而且他自认为说的是实情,其余职吏、散吏也附和道:“是啊是啊,要我等去搜检,一年两年也搜不出几户。”

陈操之道:“说服世家大族交出隐户是我和祝副使的职责,这个不需要诸位劳心,诸位只需随时听候差遣、备好户籍,处理土断日常事务即可,若传唤不到,即以阻挠土断论处。”

众吏听陈操之这么说,都是松了一口气。

那姓张的职吏却道:“若是陆郡丞有事传召我等,那又当如何?”

陈操之淡淡道:“你没听明白吗,自今日起陆郡丞的属吏皆听命于我和祝副使,待土断复核结束后再各归本职。”

陈操之的话语冷淡而威肃,那姓张的属吏低下头去,应了一声:“是。”

——————————————

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支持,昨天是月票双倍的第一日,小道却断更了,不是不想码,实在是没感觉,怕码不好,不然的话谁愿意在这月票最关键时候断更啊,小道是想尽己所能写好这本书,土断就要写得象土断,这里,恳请书友们支持小道,把月票投给小道,非常感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上品寒士请大家收藏:()上品寒士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上品寒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上品寒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