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晚晚不会无的放矢

于都一个趔趄。

向晚轻笑出声。

赵成和青衣也都被呛得直撇嘴。

“师父教徒弟也会留一手压箱底,本公子的本事,自然不能全教给你们,况且你们又不是本公子的徒弟。”向晚说的理直气壮。

“公子……”于都好想说,我可以拜公子为师,又想起向晚说,他要长得好看的,自己这张脸!于都,哎,郁闷了一个胸腔。

“好了,收拾一下,睡觉。”向晚说道。

众人知道不会有结果,干脆不问,收拾妥当找地方睡下。

向晚就靠在树干上,晕乎乎的睡着。

此时,离都。

君陌离收到了向晚字条,看了之后,眉心紧锁,段墨戚,栾城这几年政治安稳,夜不闭户,栾城总兵和知府各司一职,从未有过纷争……

难不成,在太平的掩饰下,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李东海,传萧程颐进宫。”

“奴才遵旨。”李东海领命去传萧程颐。

没多久萧程颐进门。

“臣拜见皇上,不知皇上深夜召见所为何事?”萧程颐行礼之后,问道。

君陌离把向晚的字条交给萧程颐。

“栾城?”萧程颐拧眉。

向晚字条上写,栾城总兵有些奇怪,做好准备。

“栾城一向民富城安。”萧程颐有些诧异的说道。

“晚晚不会无的放矢。”君陌离说道,对向晚非常信任。

“臣也觉得皇后娘娘行事自有一套,臣这就准备妥当,等娘娘再传消息过来。”萧程颐恭敬的说道。

“好。”君陌离点点头,两个人商量了一会,之后,萧程颐离开。

……

卯时。

向晚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真是各种不舒服,好怀念龙溪宫的大床,怀念君陌离的怀抱……

向晚顿了一下,她又想起了君陌离,微微抿唇。

“公子。”青衣上前行礼。

“嗯,赵成收拾妥当,咱们就出发。”向晚说道。

“是。”青衣应声。

赵成和于都走了过来。

“公子,就咱们三个人进城?”赵成问道。

“就是公子,您不是怀疑城里有问题吗?只三个人前去会不会有危险?”于都问道。

“谁跟你说,本公子怀疑城里有问题了?”向晚笑着反问道。

“额,这,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您让人防备了栾城的方向……”于都被向晚说的一脸懵,明显没了底气。

“于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就不要在别人的质疑下怀疑自己,即使是自己的上司也一样。”向晚说道。

于都愣怔,接着眸底浮上一层厚重的感动,向晚是在提点他。

“每个人都有犯错的可能,本公子叫你坚持己见,不是叫你固执,有错也还是要认。”向晚说道。

“是,末将受教!”于都拱手行礼。

“栾城确实危机重重。”向晚沉沉的开口。

“公子不如咱们还是不要去了,直接奏明皇上,请将军带人前来平定……”于都拧眉说道。

向晚侧眸,“不探一探虚实,谁知道对错。”

赵成和青衣对视了一下。

“公子,不如属下前往……”赵成说道。

“无妨。”向晚抬手打断了赵成的话,“夜遇敌袭,本公子亲自进城才显得有诚意,也才会让他放松警惕。”

“可是公子的安全?”青衣不无担心的开口。

“本公子在任何时候,都足矣自保。”向晚缓缓的说道,自信满满。

莫名的,三个人都跟着觉得,向晚肯定不会有事。

“于都,我们三人进城,你责任重大。”向晚目光落在于都身上。

于都一愣。

“要随时警惕,敌军突袭。”向晚说道。

“末将定不负所托。”于都应声。

向晚笑笑,“走吧。”

三人上马,直奔栾城。

栾城。

赵成上前跟守军出示了文书,守军立刻前去禀告段墨戚。

没多久,城门打开,段墨戚一身官袍快步走了出来,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男子也穿着官袍。

“栾城总兵段墨戚,见过向公子。”

“栾城知府张木本,见过向公子。”

向晚一拱手,“段总兵,张大人,向某有礼了。”

三人寒暄了片刻,一起去了总兵府。

向晚此时是君陌离亲封的平边钦差。

总兵府。

几人坐定。

“段总兵,张大人,向某带着将士赶路,有些客套话,就不多说了。”向晚开口说道。

“公子有事尽管直言。”段墨戚说道。

“昨夜,我等在营地遭受突袭。”向晚接着说道。

“突袭?”段墨戚沉沉的出声,和张木本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可有人员伤亡?”

“没有,本公子提前做了准备,知道他们突袭的时间,所以,早有防备,死伤的都是他们的人。”向晚说道。

段墨戚心里微微颤了一下,向晚话里有话。

“我军无损,甚好。”

“向公子果然用兵如神。”

“两位过誉了,向某这次前来,是想跟二位借些备品。”向晚缓缓的说道。

“这,自当准备,下官这就亲自安排准备。”段墨戚说着起身。

“段总兵,吩咐下面人做就好,本公子久闻段总兵治军严谨,想跟段总兵做一个简单的交流。”向晚说道。

段墨戚重新落座,“下官的荣幸。”

向晚笑笑,两个人聊起了治军方面的事。

张木本已经安排人去准备向晚要的东西,干粮帐篷等等。

向晚让赵成跟着,赵成跟着去准备。

章节目录

向晚君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云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中月并收藏向晚君陌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