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本宫确实羡慕

向晚抓起酒壶,狠狠地喝了一口。

“莲亚,心里好疼呢……”向晚趴在桌子上,呢喃不断。

莲亚抬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小姐,您还是要好好的。”

“我挺好。”向晚笑笑,又喝了一大口酒,辛辣苦涩的味道迅速的在唇齿间弥散,“出去吧,让我静静。”

“是。”莲亚起身,唇角动了动,她想提醒向晚,青衣也在,但,向晚现在的样子,想必说了她也不会听……

向晚一个人喝了一壶酒,起身,身体轻轻的晃了晃,她没醉,意识清醒,只是眸光有些迷离,向晚唇角勾起一抹苦涩,她从未像这样想要忘掉一切,就算是逃避也好。

向晚缓步出了卧房,去了书房。

书房的桌子上,君陌离的画摆在那,向晚眸光落下,她真是能睡啊,多好,若是,没有君陌离来搅乱她的心多好,她那时候只想着安安稳稳过完这一年,然后离开离国去找寻回去的方法,哪怕是希望缥缈,她也愿意穷极一生去找寻……

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么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动了心。

“阿离……”向晚缓缓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慢慢的落下,滴在画上,晕染了几丝墨迹。

良久之后,向晚拎着画出门,晚风拂过,她打了一个寒颤,手一松,画飞了出去。

向晚有些恍惚。

“公子。”青衣上前,想伸手扶住向晚,又介意男女有别,手僵在半空中。

向晚侧眸,“无事,丢了也好。”

“公子。”

向晚转身,回了卧房。

青衣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心里莫名的生出些许苦涩。

向晚进房之后,倒在床上,没多久睡着。

翌日清晨,太阳准时升起。

向晚蹙眉醒来,头痛欲裂,宿醉最让人讨厌的就是第二天的头疼,说纯粮食酒喝过不头痛的,都是没喝多的。

向晚嘀咕着起身,周遭都是难闻的酒气。

向晚蹙眉。

“莲亚。”

“奴在。”莲亚进门应声。

“沐浴。”向晚单手按着太阳穴说道。

“公子,昨晚就没吃什么,不如喝点粥,稍事休息再沐浴。”莲亚试探着说道。

“先沐浴。”向晚坚持,她受不了自己身上这股味道。

“是。”莲亚无奈应声,准备热水。

向晚沐浴更衣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她简单的画了妆,走出卧房。

“公子,请用早膳。”莲亚说道。

“嗯。”向晚应声。

“公子,太子殿下到访。”青衣进门说道。

“请。”向晚转了方向亲自去接司空沂辰。

“本宫是不是打扰向公子了?”司空沂辰开口,明显有些欲言又止。

“无妨,向某正要用早膳,太子殿下,一起?”向晚笑着说道,依旧是那个偏偏佳公子,似乎昨晚的怅然所失不曾有过。

“好。”司空沂辰压下心里的事,跟着向晚一起走了进去,莲亚添了碗筷。

“莲亚,退下吧。”向晚看的出司空沂辰有话跟自己说。

“是。”莲亚应声离开。

向晚吃了两口粥,胃里舒服了些,才开口,“太子殿下,有事?”

“是有一点事,等公子用完早膳再说。”

向晚也没客套,自顾自的吃了早饭。

司空沂辰见向晚吃的那么香,也跟着吃了几口。

向晚用过早膳,优雅的擦了擦嘴,“太子殿下可以说了。”

“本宫想问公子,可认得此人。”司空沂辰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向晚接过打开。

里面是君陌离给她画的美人图。

向晚抬眸,“向某昨晚画的,开窗子飞出去了,那会晕晕的没去追,既然太子殿下捡着了,就还给向某吧。”

向晚淡定的把画折好收起来。

“向公子,这女子跟你有九成像。”司空沂辰盯着向晚。

“她若换上男装,跟本公子十成像,除了身高,略有差异,其余无异。”向晚淡定的说道,她穿了内增高。

“这……”司空沂辰一脸的迷茫。

“本公子的孪生妹妹。”向晚说道。

莲亚站在门口,公子这个谎说的高明。

司空沂辰眸底瞬间升腾起无数的希望,“向公子的妹妹,果然绝色。”

“可惜她已经嫁人了,太子殿下没机会了。”向晚脆生生的说道。

隐身暗处的青衣差点轻咳出声,他家皇后真是霸气……

“本宫确实羡慕。”司空沂辰笑了笑,神色无异。

向晚侧眸,“也不是完全没希望,万一哪天她相公对她不好,本公子一定让她改嫁,到时候第一个考虑殿下,如何?”

司空沂辰微愣,显然是没想到向晚会这么说,“本宫该说什么比较好?”

“哈哈。”向晚笑起来,爽朗异常,“太子殿下真是有趣。”

“公子才是风趣无人能及。”司空沂辰笑着应声。

两个人聊起了景国的事,向晚的思维敏捷,司空沂辰思路清晰,二人算是相谈甚欢。

正说着,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何人?”青衣拦住来人脚步。

“景国太子麾下毕髯,求见太子、公子。”毕髯的声音响起有几分急促。

向晚眨眨眼,“青衣,让毕将军进来。”

“是,公子。”青衣放行。

毕髯快步走了进来,“毕髯拜见太子殿下,见过向公子。”

“何事惊慌?”司空沂辰问道。

章节目录

向晚君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云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中月并收藏向晚君陌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