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太女殿下稍安勿躁

“传庄河。”向晚淡然的开口。

“传庄河庄大人。”李全朗盛说道。

很快庄河一身官袍进门。

向晚唇角几不可见的上扬,庄河现在和初见时候的温润公子有了明显的不同,刑部是最易沾染血腥的地方,他现在光是气场就带了几分煞气。

“臣,刑部侍郎庄河拜见皇后娘娘,见过香瑶太女殿、下公主殿下,洛公子、叶公子。”庄河行礼,不卑不亢。

“庄大人免礼。”向晚开口。

庄河起身。

“庄大人,说说周四娘下药一案的进展。”向晚说道,直奔主题。

姑苏凌楚面上无异,袖子里的手微微收卷。

“是,臣遵旨。”庄河应声,看了看众人开口,“刺绣比试当日,上午两轮晋级之后,剩下三人,分别是离国周四娘,香瑶国柳婉君、安然,午间休息的时候,周四娘回了自己休息的地方,宫女送来午膳。

当时皇后娘娘的近身宫女思果姑娘发现了午膳的端倪,午膳中被人下了泻药。

之后,思果姑娘将午膳留下作证。”

“难道比试双方是香瑶和离国就能证明我香瑶下毒!”姑苏凌楚冷声说道。

“自然不能。”庄河接着说道,“太女殿下稍安勿躁。”

姑苏凌楚冷哼了一声。

“思果姑娘把事情禀告皇后娘娘之后,皇后娘娘当即将所有牵涉其中的人下狱,单独关押,之后,下官亲自审问。”庄河看向姑苏凌楚。

“经过几日审问,终于找到了幕后主使,她承认是太女殿下命人威逼利诱她,她才会铤而走险设计周四娘。”

“胡说!本宫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姑苏凌楚冷声说道。

“下官手上有此人的认罪书,人也偏殿等候,若是太女殿下有疑问,大可把人传进来,当面对质。”庄河淡然应对。

洛白墨和叶子玮交换了一下目光。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人在离宫被抓到,离国的官员来审,谁知道是不是有意诬陷,况且香瑶国两人晋级,前两轮,任谁也不会觉得周四娘能夺冠,她和柳婉君的刺绣技艺前两轮看不分伯仲,如此,本宫为何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在离宫作乱,岂不是自讨苦吃。”姑苏凌楚话说的掷地有声。

“太女殿下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向晚唇角微扬应声,玩政治的就是不一样,不过几句话就把自己的局势转变了。

“皇后娘娘既然也承认本宫说的有道理,岂不是承认了冤枉香瑶国。”姑苏凌楚自然咬住向晚的话不放。

洛白墨唇角微微上扬,虽然不知道具体过程是什么,但他本能的觉得向晚不会吃亏。

“太女殿下,本宫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是单听太女殿下的这番话,若是太女殿下一早确定周四娘能赢,知道周四娘会双面绣,那么太女殿下刚刚的那番话,岂不是就不成立了。”向晚缓缓的说道,唇角始终挂着和善的笑。

“本宫如何会知道的!”姑苏凌楚袖子里的手猛然收紧,她现在除了咬死不承认之外,竟然想不到其他办法反击。

“六年前,香瑶国第一刺绣世家,浣西周家双面绣作假一案是太女殿下亲自经手,总不会连当时周家唯一的传人周思宁都不认得吧。”向晚笑着说道。

“皇后娘娘拿一个死人做文章,意欲何为。”姑苏凌楚眉心猛地跳了一下,向晚果然知道了当年香瑶国的事。

“因为四娘就是周思宁。”向晚接着说道。

“当年周思宁在本宫眼皮子底下被杀本宫确定她是死了。”姑苏凌楚冷声说道,态度异常强硬。

“来人,带周四娘。”向晚轻笑着开口,始终都不愠不怒。

姑苏凌楚拧眉。

姑苏凌溪不着痕迹的看了向晚一眼,二人悄无声息的交换了一下目光。

向晚眸光垂下,眸底划过一抹笑意,姑苏凌溪倒是个会落井下石的人,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一会,有场好戏看。

周四娘缓步进门,躬身行礼。

“草民周四娘,拜见皇后娘娘,太女殿下公主殿下,两位公子,萧大人。”

周四娘礼数周全,单是看她此时在众人面前的状态,就让人觉得此人出身必不简单。

“四娘起来吧。”向晚缓缓的说道。

“谢皇后娘娘。”周四娘起身,站在房间中央位置。

“说说你的来历,无需隐瞒,本宫和两位公子自会为你做主。”向晚说道,维护的意味明确。

周四娘比试结束向晚就让思果跟周四娘挑明了她的身份。

周四娘虽然没想到向晚会这么快知道自己的身份,惊愕过后也没有任何的隐瞒,把当年周家受到的冤枉全数说了出来。

思果把向晚的意思转达给周四娘,问她可有胆量跟姑苏凌楚对峙。

周四娘立刻答应,激动不已,她一直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自己的双面绣震惊四国,好洗雪当年的冤屈!

“是,民女周四娘,本名周思宁,祖籍香瑶浣西,曾经是香瑶国第一刺绣世家的传人,六年前,周家蒙受不白之冤,全家蒙难,思宁幸得母亲故友舍命相救逃到岳国,之后跟着倾城公子到了离国。”

“当年周思宁就死在本宫面前,验明正身,周四娘你说你是周家人?”姑苏凌楚质问道。

“是,思宁有祖上手艺作证,也有周家世代相传的玉佩作证,玉佩是香瑶开国女皇亲赐,世间只此一块。”周四娘说着从怀中拿出玉佩。

有太监接过要送给向晚,向晚挥挥手示意太监把玉佩送给姑苏凌楚。

章节目录

向晚君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云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中月并收藏向晚君陌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