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他的晚晚当然厉害

“周夫人,本宫带的几位大人都是公正廉洁之人,就算你不相信本宫也要相信他们。”向晚上前把周夫人扶了起来。

周夫人整个人都在打颤,她刚刚没做什么过分的兴奋,皇后娘娘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皇后娘娘,臣妇不敢。”

“周夫人,本宫稍后会亲自给周大人验尸,之后,有些事情需要跟你询问,你先休息。”向晚没再继续说下去,她该点的已经点了,周夫人还不是理智全无自己的话她能听得进去。

“是,臣妇遵命。”周夫人应声,丫鬟上前扶着周夫人在一旁休息。

向晚带着庄河等人走进书房。

“你等站在这里,所有人都不许乱动,以免破坏现场。”向晚说道。

“是,臣遵旨。”众人应声站在向晚指定的位置。

向晚四处看了看,才转眸看向周明涵的尸体。

“娘娘,仵作已经到了……”莫安卫开口说道,他是站在皇后这边的,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杀人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向晚聪明过人做事自不会给自己留下话柄,又有君陌离护着,若她真想让这些人闭嘴,贬官外调就是,皇上做这样的事太容易。

“仵作协助本宫验尸,众位大人在一旁监督。”向晚说道。

“娘娘,您是女子,验尸恐怕不妥。”岳麓开口说道,对向晚这样不守礼节,心生不满。

“医者坦荡,本宫眼中只有生者死者并无男女相之分。”向晚看着岳麓,话说的掷地有声。

岳麓愣怔。

“娘娘所言甚是,臣已经让人准备好工具。”庄河开口,解了向晚的围。

岳麓不好再说什么,若是硬不让向晚动手,好像他有什么企图似得。

仵作很快进门,给众人行礼,走到向晚面前,“皇后娘娘。”

“本宫开始验尸,你来配合,若是中间有任何不妥,及时指出。”向晚看着仵作说道。

“是,卑职明白。”仵作应声。

向晚走到周明涵的尸体面前,双手合十,“周大人,得罪了,本宫会为你洗雪冤屈。”

仵作也行礼。

向晚开始验尸,她动作果断利落,比专业仵作还要熟练。

几位文官看着向晚利落检验尸身都有些站不住,但,若是这个时候出去,太丢人,几个人强忍着。

只有庄河神色自若。

半个时辰后,向晚检查完尸体,起身。

“周大人的口和颈部有明显的淤伤,是被人捂住导致的,身上一共中十六刀,双手手筋被挑断,致命伤在颈部,其余位置都不足以致命。”向晚冷声说道,周身寒气四散,竟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法杀人!

几个人都神色凝重,大家同朝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周明涵这个人虽然在有些事情上固执,但,平时为人算的上和善,和大家的关系都还不错。

如今死的如此凄惨……

“庄河,通知周夫人给周大人入殓,我们先去其他几位大人家里,迅速验尸,好让几位大人都可以入土为安。”向晚沉声说道。

“是。”庄河应声。

向晚一边走一边发动鸟儿搜索几个府衙的信息。

“张弛。”

“属下在,查,几位遇害大人近几日的行动轨迹,事无巨细悉数禀告。”向晚说道。

“是。”张弛应声离去。

向晚等人接着去了赵大人家,之后李大人。

向晚都亲自验尸,仵作协助。

三人的死法几乎相同,都是身中数刀,被挑断双手手筋,最后割喉。

从李大人家里走出来,已经到了亥时。

“娘娘,还去崔太医家吗?”庄河上前问道,他们光是跟着走已然疲惫,向晚一直在忙,脸色已然泛白。

“去。”向晚吐出一个字很是坚定。

“是。”庄河应声,他其实猜到向晚一定会去崔太医家,她,岂会轻易认输。

崔太医家,还没进门就有浓重的血腥味道。

向晚拧眉进门。

几人也都跟了进来,岳麓克制不住第一个扶墙开始呕吐,李守成也受不住,跟了过去。

莫安卫略微好些,也站不太稳,庄河搭了把手扶着。

孟志眼泪都在眼圈里转,昔日好友死的如此凄惨,他,他……

向晚已经缓步向前,院子里四周都点着火把,照的院子宛若白昼。

向晚和仵作一起开始验尸,七十多具尸体,即使不睡一晚上也不可能验的玩,向晚直接找了崔太医的尸体检验。

检验之后,向晚起身,“仵作,其余尸体带回去,你亲自安排检验,若是发现不是刀剑伤死亡的,立刻通知本宫。”

“是,卑职遵命。”仵作应声,让人抬着尸体回了衙门。

向晚看了看几位大人,“今日辛苦几位大人,验尸的情况,本宫会整理好,明天一早刑部衙门集合,本宫的消息,明天也会陆续回来,明日再议。”

“是,臣等恭送皇后娘娘。”几位大人虚弱的说道。

“几位大人不必多礼,都回吧。”向晚蹙眉说道。

几人身体实在是虚弱,也就都没拒绝,各自上了车子。

向晚的马车停的比较远,她倒成了最后一个离开的。

庄河确定其他人都走了,折了回来,“娘娘。”

“有事,庄河。”向晚看向庄河。

“无事,臣只是想问问您身体吃不吃得消。”庄河说道。

“还好,受得住,受不住,本宫会休息。”向晚神色微微舒缓了一点。

“臣相信不是娘娘。”庄河顿了一下说道。

“谢谢你庄河。”向晚开口,心里生出几分安慰来,庄河的这句相信让她心里舒服了许多。

“您,早些回去休息,臣也让人查了几位大人的行踪,以及他们的人际关系,明天一早,臣在宫门口等娘娘。”庄河说道。

“好。

庄河。”

“娘娘,有何吩咐?”庄河拱手问道。

“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见。”向晚说道。

“是。”

马车到了面前,向晚上车。

一上车直接靠在靠枕上,整个脑袋埋在抱枕里,她困了。

莲亚和思蓝都不敢出声,生怕吵到向晚。

马车一路回到皇宫。

凤栖宫。

君陌离早就站在宫门口等,等了许久才看见向晚回来。

章节目录

向晚君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云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中月并收藏向晚君陌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