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窗台上摆着一支栀子花

冷迟喝了水。

永宁直接坐在他的床边。

两个人忽然没了话题,半晌,冷迟开口。

“郡主先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

永宁嘟嘟嘴儿,再过半个时辰从沫姑姑就该醒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溜出来看你。”

“太晚了……”

“没关系我白天再睡,冉重八明天会来给你看伤吗?”永宁问道。

冷迟点点头。

“我写张字条给他,你带给他。”永宁说道。

“好。”冷迟不明所以还是应声。

永宁找了纸笔,洋洋洒洒写了一堆字,晃了晃,干了之后折好,交给冷迟,“不许偷看。”

“冷迟不敢。”冷迟应声。

永宁轻轻的咬了咬唇,“我走了,你自己注意点。”

“嗯。”冷迟应声,永宁出门。

永宁刚出冷迟的院子,就在门口看见了一个人。

“奴婢绿巧拜见郡主。”绿巧站在那像是等候了很久的样子。

永宁拧眉,“你怎么还在这里?”

“奴婢是公主安排照顾冷大哥的人,自然要在这里,倒是郡主,不是在禁足吗?怎么也到了这里。”绿巧垂眸不看永宁,唇角却勾着得意的笑。

“大胆,你敢管本郡主。”永宁压低了声音,她现在是禁足,而且,若是被人知道她半夜进出侍卫的院子,说不清道不明,尚雅很大程度上会为了保全她的名节杀了冷迟。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想跟郡主说,公主让奴婢贴身照顾冷大哥,郡主明白公主说的贴身是什么意思吧?”绿巧小脸娇红,咬重了贴字。

“你!”永宁气的瞪大了眼睛。

“郡主,奴婢一直都喜欢冷大哥,还要谢公主成全,郡主的心思……”绿巧后面的话没说完,胸口的位置被一记飞镖射中。

永宁还没回过神来,整个人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往后退了几步,同时一个男子的长衫飞了过去,把绿巧身上喷溅出来的血全部包住,落在绿巧的尸体上。

永宁差点尖叫出声,嘴被一只手捂住。

“是我。”冷迟的声音响在永宁的耳侧,他的气息落在她的耳边。

永宁的心跳,乱了。

“郡主别出声。”冷迟说道。

永宁胡乱的点了点头。

“郡主,属下把她的尸体处理了,你快些回去。”冷迟松开永宁,往后退了一步。

“你的伤……”

“无妨,这点事还能做。”冷迟看了一眼地上的绿巧,眸底满是森寒,他的郡主谁都不能欺负。

永宁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带着郡主倒是不方便。”永宁低声说道,看了看天色,“不能再耽误了。”

永宁顿了一下,“嗯,那你千万小心。”

“放心吧,没事。”冷迟说道,“回来之后,我折一朵花放在你的后窗户台上,你打开看到,我就平安回来了,可好?”

“好。”永宁应声。

冷迟大步上前,利落的扛起绿巧的尸体,疼的自己眉心轻蹙,没回身,迅速的消失在黑夜中。

永宁也顺着原路摸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默等在门口,看见永宁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郡主,您可回来了,快进去,从沫姑姑还没醒。”张默迎上去压低了声音说道。

“知道了,你下午去冷迟的院子找冷迟要冉重八给他的东西,带回来,偷偷给本郡主,记住了吗?”永宁说道。

“是。”张默应声。

“不许告诉别人。”永宁叮嘱了一句,带了那么点小威胁的意思。

“是,您放心。”张默被冷迟弄得哭笑不得,他好想说,郡主现在才开始威胁是不是晚了点。

永宁轻手轻脚的进门,看了一眼从沫,确定她还没醒,回到自己的床上,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紧张不知道冷迟到底怎么样了。

一直到天亮,永宁起身开了后窗,看见窗台上摆着一支栀子花,唇角微微扬起,悬着的心落下。

“郡主怎么起这么早。”从沫的声音响起。

“没怎么,听见鸟叫就醒了。”永宁转身挡住身后的花。

“奴婢去准备早膳。”从沫笑笑说道。

“从沫姑姑,让岁末帮本郡主摘些栀子花,本郡主闻到了花香很喜欢。”

“是。”从沫应声出门。

没多久,岁末抱着一大束栀子花进门。

“郡主,您要的花。”岁末笑着开口。

“嗯,去拿花瓶本郡主要插花,单独拿一个小花瓶。”永宁叮嘱道。

“是。”岁末应声离去。

永宁上前,身后的花捏在手上,冷迟采的花真好看。

很快岁末拿了花瓶,永宁拿了小花瓶,把冷迟送的花插进去,放在自己的床头位置,脱了鞋子上床,满室花香中很快睡着。

从沫进门叫永宁用早膳的时候,永宁睡得香甜,从沫唇角微微勾起一个无奈的弧度,永宁昨晚出去她是知道的,她那个时候也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起来阻止。

永宁喜欢冷迟,这一点,她和公主都知道。

公主开始的时候放任永宁跟冷迟接触,现在,又强势的不许永宁跟冷迟接触,还安排了人给冷迟……

冷迟一定会拒绝,永宁一定会痛苦。

从沫心疼永宁,现在公主暗中在跟君陌祈的人接触,她知道很多事,很多事实都跟当年公主知道的大相径庭。

公主现在很痛苦,很懊恼,她想做什么,谁都不知道,万一公主要站在皇上的对立面,那么永宁那时候又该如何自处。

痛苦是必然。

从沫知道永宁可以快乐的时间不多,所以,她不忍心剥夺她最后的快乐。

从沫默默地退出了永宁的房间,不许人打扰。

永宁一觉睡到了下午才爬起来。

“从沫姑姑,早膳呢?”

“郡主,现在已经要到晚膳时间了,您晚上睡得不好?”从沫问道。

永宁眨眨眼,“嗯,睡得可不好呢,还有些害怕。”

“奴婢让人开些压惊药。”从沫顺着永宁的话说道。

“不用了,药那么难喝,很快就好了。”永宁急忙说道。

“也好,奴婢去准备膳食。”从沫退了出去。

永宁这才松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

向晚君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云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中月并收藏向晚君陌离最新章节